描寫王熙鳳的詩句,紅樓夢裡描寫王熙鳳的所有詩詞。

2021-11-03 14:31:04 字數 6709 閱讀 9413

1樓:匿名使用者

《紅樓夢》第五回寫賈寶玉在太虛幻境翻看金陵十二釵的“終身冊籍”時,看到影射王熙鳳的“是一片冰山上有一隻雌鳳”。其判曰: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甲戌本、戚序本在“一從二令三人木”句下,有小字批註曰:“拆字法”。

可是,這一有關王熙鳳評語和結局的七個字,到底如何理解,“拆字法”到底如何拆法,長期來沒有人能作出圓滿的答案。現把中外古今的《紅樓夢》研究者的種種猜測,羅列於後:

(一)早在一七九五年(乾隆六十年),周春在《閱紅樓夢隨筆》一書中,第一個企**釋這句判詞。他說:“案詩中‘一從二令三人木’句,蓋‘二令’冷也,‘人木’休也,‘一從’月(目)從也,‘三’字借用成句而已。

”(二)一八五零年(道光三十年),太平閒人張新之的妙復軒評本,在此句下注曰:“王熙鳳終局。‘二令三人木’,冷來也。”但“冷來”二字,他沒有解釋。

(三)一九一三年,王夢阮、沈瓶庵寫《紅樓夢索隱》一書時,沿用這一說法,來附會他們的主張的《紅樓夢》影射順治與董鄂妃故事的論點,並且說:“末世”就是“明之末世”,“冷來”,“言北方苦寒之族來居中國也,又由北京來定江南也。”

(四)一九二九年,北京《益世報》發表化蝶《金陵十二釵冊》一文,其中談到“第三句的‘一從’二字是一個‘從’字,‘二令’二字是一個‘冷’字,‘三人木’三個字是‘來’字,合在一處是‘從冷來’三個字”。但“從冷來”三個字從何解釋呢?化蝶也沒有答案,只說:

“這個謎語實在難猜”!

(五)一九四七年,徐高阮在《人間世》第一卷第三期《讀〈紅樓夢〉雜記二則》中,提出新的看法。他說:“以我看來,‘從’就是三從四德的從,‘一從’是指熙鳳閨中和初嫁守其婦道的時代。

‘令’就是發號施令的令,‘二令’是指王熙鳳執掌家政操縱一切的盛日。‘人木’就是休棄的休,‘三人木’是指鳳姐時非事敗致遭遣歸的末路。”

(六)一九五四年,趙常恂寫信給吳恩裕,對此句另有新解:“愚意以為‘一從’,是口,口內加一令字是囹字。‘三人木’是口內加人字木字,為囚字困字,疑鳳姐結果或被罪困囚於囹圄,方與‘哭向金陵事更哀’意義相合。

”吳恩裕認為“此解雖於事理相近,然於字義卻遠甚。”於是他在《有關曹雪芹八種》裡接受了另一種意見,他說:“或解之曰:

(大意)鳳姐對賈璉最初是言聽計‘從’,繼則對賈璉可以發號施‘令’,最後事敗終不免‘休’之,故曰:‘哭向金陵事更哀’云云。此說甚是。

”(七)一九六零年,嚴明發表《鳳姐的結局——‘一從二令三人木’》一文,副題是:《試斷紅樓夢後書百餘年之重要疑案》。他以為脂批既說是拆字格,就應該字字都拆,於是‘從’字拆成五個‘人’字加一個‘卜’字,五個人當然可說是:

眾人,‘卜’字加‘一’字,成為‘上’或‘下’字,‘二令’是‘冷’,‘三人木’是‘夫休’二字,合起來便是“上下眾人冷,夫休!”簡單點說,就是“眾冷夫休”,即眾叛親離和被夫休棄是鳳姐的結局。

(八)與此同時,美國威士康辛大學的周策縱認為,把‘一從’猜做‘上下眾人’還不妥。他把“從”字猜做“人上之人”,即“人上人”,於是這句話就成為“人上人眾冷夫休”。

(九)一九六一年,吳世昌的英文版《紅樓夢探源》一書,推翻了上述種種猜測。他認為,“三休”是指第六十八回鳳姐因賈璉偷娶尤二姐事跑到寧府大鬧時說的三個“休”字。至於“二令”,他以為後來鳳姐大約被命令降而為妾,這是第一道令;再被命令真正休棄,這是第二道令。

所謂“二令”便是指的這“第二道令”。

(十)一九六一年十一月,《海外論壇》第二卷第十一期,發表周策縱《論關於鳳姐的‘一從二令三人木’》一文,提出了“一個新解答”。他認為這七個字“是指鳳姐害死尤二姐的事,謎底就在第六十八回“苦尤娘賺入大觀園,酸鳳姐大鬧寧國府”和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劍殺人,沈大限吞生金自逝”這兩回內。他舉出“一從”二字,便是第六十八回開頭,尤二姐受騙時說的:

“奴家年輕,一從到了這裡之事,皆系家母和家姐商量主張。……”的“一從”,“曹雪芹……為了怕人找不到線索,所以特地在第六十八回裡尤二姐的口中用這兩個字來作指標。”“二令”是尤二姐進園後,鳳姐下的兩個命令:

一面“命”旺兒暗地裡去唆使張華去都察院控告賈璉,另一面又“命”王信用錢去疏通都察院反坐張華以誣告罪。“三人木”是指第六十

八、六十九回鳳姐口中所說的“要休我”、“給我休書”和“還不休了”這三句話。所以他認為,“‘一從二令三人木’實在包括了第六十八和六十九兩回的全部回目,指出了鳳姐害死尤二姐的整個故事”。

(十一)最近,雲南大學楊光漢有《‘一從二令三人木’新解》一文發表於《北方論叢》一九八零第五期,他認為,“一從”即“自從”之意,“二令”即“冷”字,“三人木”就是“人來”二字,合起來就是“自從冷人來”。但是,“冷人”是誰呢?他認為是“冷面冷心”的“冷郎君”柳湘蓮,也是就是脂批所說“日後作強梁”的“柳湘蓮一干人”,即指“綠林好漢、義軍驍將”。

於是他探測《紅樓夢》後幾十回的佚稿中,原有“暴民”造反的內容。“農民造反,震撼朝廷”,“這樣,賈府及其政治代表就像唐代的楊玉環及其家族一樣,成了眾矢之的。皇帝於是不得不採取權宜之計,賜賈元妃以死,並籍沒賈府,逮捕民憤極大的賈赦、鳳姐等人,‘以謝天下’。

”簡單點說,《紅樓夢》的原構思是:不僅要寫出四大家族的毀滅,而且要寫出一代王朝的覆亡。

2樓:匿名使用者

《紅樓夢》金陵十二釵之王熙鳳

機關算盡太聰明,

反算了卿卿性命!

生前心已碎,

死後性空靈。

家富人寧;

終有個,

家亡人散各奔騰。

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

好一似,盪悠悠三更夢。

忽喇喇似大廈傾,

昏慘慘似燈將盡。

呀!一場歡喜忽悲辛。

嘆人世,終難定!

3樓:匿名使用者

機關算盡太聰明,

反算了卿卿性命!

4樓:香虹儲水瑤

王熙鳳判詞:

凡鳥偏從末世來,

都知愛慕此生才。

一從二令三人木,

哭向金陵事更哀。

《紅樓夢》中關於王熙鳳的一曲:

《聰明累》

機關算盡太聰明,

反算了卿卿性命!

生前心已碎,

死後性空靈。

家富人寧,終有個,

家亡人散各奔騰。

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

好一似盪悠悠三更夢。

忽喇喇似大廈傾,

昏慘慘似燈將盡。

呀!一場歡喜忽悲辛。

嘆人世,終難定!

一從二令三人木:

採用拆字法應遵循古體字的寫法來拆,而按“一從二令三人木”,可以理解為鳳姐害死尤二姐的整個過程。即“一從”理解為“縱容”,即先假同意其夫賈璉娶尤二姐。“二令”即害死二命,指鳳姐先用惡毒手段害死尤二姐的胎兒,後又用毒計害死尤二姐,即害死二命,“三入木”即是指死後裝入棺木,其意是最後鳳姐連自己的命都賠上了。

一段貨石光陰,悲喜不了。風露草霜,富貴嗜慾,貪婪不了。

甲戌本其中“貪婪”二字寫法不尋常:“貪”字的中心出被多點了一筆,這樣貪字中的“今”就變成了“令”。“目”斷開來寫成三部分,中間是一個

“二”,斜對的兩個“角”可以拆出兩個“人”,而“目”下面的兩筆是第三個“人”。“婪”字可以拆成“林”和“女”,觀察其“女”字的寫法:它的筆畫很特別,不是通常的三筆,而是四筆;寫字人分明可以將“女”字寫成了“一從”。

甲戌本中王熙鳳的判詞的“從”字是繁體,而簡體的“從”字作為本字收於康熙字典。甲戌本在字謎處有硃批:折字法。

而不是通常的“拆字法”。對於甲戌本很多人認為是極劣鈔手所鈔,以為其中多錯別字,其實不然,甲戌本中的異體字對應正文與硃批在書法特徵上是統一的,可說是出於同一作者,作者安排這異體字必有其用。“折字法”並非“拆字法”的手誤所致,實在“折”字有其隱。

“林”經對摺便是“木”字,折"林"成“木”,故“折”是對“林”字而言。異於常規的“折字法”暗示讀者去拆甲戌本之字,康熙字典裡是找不到字謎解的。

“貪婪”是王熙鳳的本性,甲戌本眉批出加點的“貪婪”二字是“一從二令三人木”的精確解。判詞中“凡鳥”是“鳳”字。再檢視甲戌本中的“鳳”字,無論在正文還是在硃批中,“鳳”字在眉眼處均少了一筆。

所以整首判詞作為字謎,其解是三個正體字:鳳貪婪。“鳳”字眉眼處一筆點在了“貪”字的內心處。

紅樓夢裡描寫王熙鳳的所有詩詞。

5樓:盒哈哈

1、聰明累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後性空靈。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好一似,盪悠悠三更夢。

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呀!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詞句註釋

聰明累:是受聰明之連累、聰明自誤的意思。語出北宋蘇軾《洗兒》詩:“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機關”二句:意思是王熙鳳費盡心機,策劃算計,聰明得過了頭,反而連自己的性命也給算掉了。機關:

心機、陰謀權術。卿卿:語本《世說新語·惑溺》,後作夫婦、朋友間一種親暱的稱呼。

這裡指王熙鳳。

死後性空靈:所依據的情節不詳。從可以知道的基本事實來看,使王熙鳳難以瞑目的事,最有可能是指她到死都牽掛著她的女兒賈巧姐的命運。“死後性靈”是迷信的說法。

奔騰:在這裡是形容災禍臨頭時,眾人各自急急找生路的樣子。

意懸懸:時刻勞神,放不下心的精神狀態。

白話譯文

費盡心機耍弄聰明,反而算掉自已性命。生前弄權術致使心力交瘁,死後留牽掛還顯現出性靈。原指望家庭富貴人口安寧,最終落個家破人亡各逃生。半輩子殫精竭力枉費心。

恰似那悠悠晃盪夢一場。好像是忽喇喇大廈傾塌了,好像是黑濛濛油幹燈滅盡。呀!一場歡喜忽然悲變痛。唉!世間禍福終歸難斷定!

2、紅樓夢中王熙鳳的判詞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

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翻譯:每隻鳥都知道如何從世界的盡頭熱愛這一生。

從第二個到第三個,他們對金陵更加悲傷地哭泣。

判詞解釋:

"凡鳥從末世來"指的是鳳姐這麼一個能幹的女強人生於末世的不幸,"凡鳥"是繁體裡的"鳳"字,也就暗指王熙鳳。

從鳳字拆出來得"凡鳥"二字比喻庸才,借用呂安對喜的典故,點出"鳳",自然是種譏諷。畫裡的雌鳳所靠著的冰山,指的就是將融化的賈府所象徵的靠山。

"一從二令三人木"指的是丈夫賈鏈對鳳姐的態度變化。新婚後先"從",對她百依百順,樣樣都聽她的;"二令"解為"冷",指的是丈夫對她的漸漸冷淡與開始對她發號施令;"三人木"以"拆字法"是指她最後被休棄的命運。

"哭向金陵事更哀"就是她被休棄後哭著回孃家的悲哀的寫照。在當時封建的社會中,被休棄是非常悲慘的。

“一從”即“自從”之意,“二令”即“冷”字,“三人木”就是“人來”二字,合起來就是“自從冷人來”。

但是,“冷人”是誰呢?他認為是“冷面冷心”的“冷郎君”柳湘蓮,也是就是脂批所說“日後作強梁”的“柳湘蓮一干人”,即指“綠林好漢、義軍驍將”。

於是他探測《紅樓夢》後幾十回的佚稿中,原有“暴民”造反的內容。“農民造反,震撼朝廷”,“這樣,賈府及其政治代表就像唐代的楊玉環及其家族一樣,成了眾矢之的。

皇帝於是不得不採取權宜之計,賜賈元妃以死,並籍沒賈府,逮捕民憤極大的賈赦、鳳姐等人,‘以謝天下’。”

簡單點說,《紅樓夢》的原構思是:不僅要寫出四大家族的毀滅,而且要寫出一代王朝的覆亡。”

第四句說的是最後回到了孃家金陵,解決更是悲慘。

判詞前畫的是“一片冰山,上面一隻雌鳳”。喻賈家的勢力不過是座冰山,太陽一出就要消融。雌風(王熙鳳)立在冰山上,極危險。

王熙鳳是“護官符”說的“龍王來請金陵王”的王家的小姐;嫁給榮府賈璉為妻。她的姑母是賈政的妻子,即寶玉之母王夫人。書中說金陵四大家族“皆連絡有親”,即指此類。

王熙風掌榮府管家大權的時代,已是這個家族走下坡路的時期了。準備迎接元妃省親時,鳳姐慨嘆:“可恨我小几歲年紀,若早生二三十年,如今這些老人家也不薄我沒見世面了。”

可見書中寫的富貴生活較之其家族鼎盛時期還差得遠,接著又趨向衰亡,所以說她“偏從末世來”。王熙風實際上是榮國府日常生活的軸心。

她姿容美麗,秉性聰明,口齒伶俐,精明幹練,秦可卿託夢時說她:“你是脂粉堆裡的英雄,連那些束帶頂冠的男子也不能過你。”

秦可卿出喪時,她協理寧國府,就是在讀者眼前進行了一次典型表演。從千頭萬緒的混亂狀態中,她一下子就找到關鍵所在。

然後殺伐決斷,三下五除二,就把寧國府裡裡外外整頓得井井有條,真有日理萬機的才幹如果她是男人,可以在封建時代當個政治家。

然而她心性歹毒,為了滿足無止境的貪慾,剋扣月銀,放高利貸,接受鉅額賄賂,為此可以殺人不眨眼,什麼缺德的事全乾得出來,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女魔王。

她的才能和她的罪惡像水和麵揉在了一起。因此當賈家敗落時,第一個倒黴的就是她,將要悽慘地結束其短暫的一生。

擴充套件資料

角色形象

王熙鳳是賈母的孫媳婦,是賈赦和邢夫人的兒媳婦,是賈政的侄媳婦兼內侄女。是王夫人的侄女,是賈璉的妻子,是巧姐的母親,是賈薔和賈蓉的遠房嬸子,是賈瑞的遠房嫂子,

是探春的堂嫂,是迎春的親嫂子,是惜春的遠房嫂子,是賈寶玉的舅表姊兼堂嫂,是薛寶釵的舅表姊兼堂妯娌,是林黛玉的舅表嫂子。深得賈母恩寵和王夫人賞識,成為賈家榮府的實際掌權者。

《紅樓夢》用極濃筆調寫了王熙鳳的出場,那是先寫她爽朗的笑聲與不受約束的語言,後才寫她滿身錦繡,珠光寶氣,“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脣未啟笑先聞”,“恍若神妃仙子”,

這樣強調了王熙鳳在賈府的地位,又刻畫了一個笑裡藏刀、極有計謀的鳳姐形象,正如興兒形容她是:嘴甜心苦,兩面三刀,上頭一臉笑,腳下使絆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第65回)

王熙鳳是作者筆下第一個生動活躍的人物,是一個生命力非常充沛的角色,是封建時代大家庭中精明**潑辣狠毒的主婦性格的高度結晶。

從她一出場就生龍活虎,如火如荼。一路故事的發展,性格的表現,作者一絲不懈地揮動著巨如鐵柱、細似金針的妙筆,予以傑出的刻畫。

而且無論是她自己的傳記或配合別人的場面,作者總把她安置在萬目睽睽的舞臺口上,使觀眾目不暇接,耳不暇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