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第19回至第27回的概要,紅樓夢第十九回和第二十回的情節概括

2021-10-30 14:06:09 字數 6262 閱讀 6776

1樓:百萬朵火焰

19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語:

榮寧二府慶完元宵後,因連日用盡心力,人人力倦,各各神疲。

這日一早襲人母親叫她回去。晚上回來後,寶玉叫人拿出特意為她留的糖蒸酥酪來,丫頭說李奶奶(寶玉的奶媽)吃了。

襲人見寶玉對她這樣好,就試探他假意說要離開賈府回家。寶玉自然捨不得,就叫襲人開條件。襲人就叫寶玉只要在老爺(賈政)或別人面前作出喜歡讀書的樣子,叫老爺少生氣就很好,等幾個條件(實際上襲人更捨不得離開),寶玉全依了。

意綿綿靜日玉生香

次日寶玉到黛玉屋裡來,聞到黛袖裡的香氣,令人醉魂酥骨。黛玉接著就“冷香,暖香,奇香”地調侃寶玉。

寶玉後給黛玉講“耗子精”,說是典故。寶釵撞來趁趨勢譏諷寶玉元宵不知“綠蠟”之典。

20回大正月裡,寶玉房裡丫頭都去尋熱鬧了,只有麝月一個人在外間房裡抹骨牌。寶玉就為她篦頭髮。

賈環和鶯兒等玩耍,輸了錢賴賬,鶯兒說他還不如寶玉。鳳姐知道後給了賈環一吊錢,說了賈環和趙姨娘一通。

湘雲來了,寶釵和寶玉一同到賈母這邊。黛玉又因此使性子。寶玉又“擺事實,講道理”才了事。

紅樓夢第十九回和第二十回的情節概括

2樓:0o我是一隻魚

去看看老紅樓的劇本吧。

紅樓夢第19回的賞析

3樓:暗の花

紅樓夢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語意綿綿靜日玉生香

http://lz.book.sohu.com/chapter-314-110624526.html

紅樓夢第十九回賞析

4樓:凌瀞夕雪幸

第十九回前批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語 意綿綿靜日玉生香】

《西廂記》雜劇第一本“張君瑞鬧道場”的第二折:“嬌羞花解語,溫柔玉生香。”

花解語:五代王仁裕在《開元天寶遺事》中記載,唐明皇曾與寵妃楊玉環在太液池共賞千葉白蓮。出水白蓮儀態萬方,秀美可人,同賞的朝臣和貴戚都歎羨不已。

唐明皇指著楊玉環說:“何如此解語花也”。意思是誰能比得上我的楊貴妃,讚美了楊貴妃善解人意、柔媚可心,是自己心中的“解語花”。

此後的文人便將解語花視作自己理想的伴侶,以比喻善解人意的美女。這裡的“花解語”指花襲人的心裡話。

玉生香:蘇鶚《杜陽雜編》記載,唐肅宗賜給李鋪國兩塊玉,用來辟邪,玉高一尺五寸,造型乃鬼斧神工,絕非人工雕琢,玉的香味幾百步之外可聞,人們一時稱奇。這便是“玉生香”一詞的典故。

這裡的“玉生香”,便是黛玉身體散發出來的香氣。

【蒙回前詩:彩筆輝光若轉環,情心魔態幾千般。寫成濃淡兼深淺,活現痴人戀戀間。】

文筆的光彩迴旋著,含情的心和入魔般的神態彷彿有幾千種變化。把他們濃淡和深淺不一的描寫出來,生動的展現了情痴之間的愛慕不捨

5樓:匿名使用者

哈哈,自力更生,我語文什麼都沒寫呢,額,對了,數學和物理卷子的答案發給我下,離線發也ok,哈哈,謝啦

紅樓夢第23回 13回 19回 27回 31回 32回 33回 38回讀後感

6樓:匿名使用者

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總算被我肯完了,好辛苦!書中給我印象最深的便是隨機應變的王熙鳳。

書中第三回描寫王熙鳳的出場就非同一般:在肅穆靜寂的氛圍裡,先是鳳姐那放縱無忌的笑聲使黛玉在心裡奇怪:“這些人個個皆斂聲屏氣,恭肅嚴整如此,這來者系誰,這樣放誕無禮?

”讓人一看便知鳳姐在這個家中的地位非同一般。接著寫“恍若神妃仙子”鳳姐“粉面含春威不露,丹脣未啟笑先聞”,使人初次見面就有三分敬畏七分馴服。只見她初見黛玉,便攜起她的手,細細打量後,仍送回座位上才誇獎她的美貌,以迎合老祖宗的歡心。

接著又道:“想要什麼吃的,什麼玩的,只管告訴我;丫鬟老婆子們不好了,也只管告訴我。”顯示出她的權勢、威嚴,使黛玉覺得這既是關心,又是警告,警告自己往後的一舉一動切不可邁錯一步,因為這“只管”兩字以將她束縛在王熙鳳的管轄之內了。

寫到她為黛玉喪母的不幸感到難過,用帕拭淚,等賈母一說“我才好了,你倒來招我”等話時,她又馬上轉悲為喜,破涕為笑,眨眼工夫,就由哭變為笑,這功夫確是常人所不備。一個虛偽、玲瓏、見風使舵、曲意逢迎的面目已昭然如在眼前。

可見,王熙鳳之所以能威壓眾人,大權獨攬,不僅因為她是榮國府老爺賈政的內侄女,更因為她長於阿諛奉承,被家庭統治者所賞識,這就造就了她兩面三刀、潑辣狡詐的性格,也一天天助長了她新毒手狠、口蜜腹劍、玩弄權術的本領。由家庭推及社會,整個封建社會正是由這樣的人把持著,難怪內亂四起,人民遭殃了。王熙鳳這一形象是封建社會、封建大家族的產物。

通過這個人物,我們不難看出封建制度的黑暗和封建家庭的沒落

紅樓夢第十九回主要內容用現代文概括 15

7樓:9點說史

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語,意綿綿靜日玉生香

元妃將省親之事回奏,皇上大悅,給賈府不少賞賜。賈府設臺唱熱鬧戲,寶玉不堪其煩,出來散心,撞破小廝茗煙的好事,卻並不告發。襲人回家過年,茗煙帶寶玉去襲人家看望,襲人似曾哭過,卻以言語掩飾。

襲人回到賈府,寶玉問出緣由,原來是襲人的家人要贖她回家。襲人雖已抱定不回之心,卻借寶玉心急的機會,與寶玉約法三章。

次日,襲人偶感風寒,寶玉讓她休息。寶玉去找黛玉,共臥一床,黛玉身有奇香,引發“冷香”、“暖香”的笑談。寶玉編了個“香玉”的典故取笑黛玉,黛玉擰其嘴,寶釵至,以前次作詩遺忘典故之事笑寶玉。

擴充套件資料

本章回的人物介紹

1、賈元春

賈元春是中國古典**《紅樓夢》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釵之一,賈政與王夫人所生的嫡長女,賈珠的親妹妹,賈寶玉的親姐姐,賈家四姐妹之首。賈元春比賈珠小一兩歲,比寶玉大十一二歲,賈府通稱娘娘。

賈元春因生於正月初一而起名元春。元春十幾歲時便已入宮做女史,23-24歲時加封賢德妃。為了迎接元春省親,賈府建造了大觀園。

元春24-25歲回孃家省親,熱鬧歡騰,同時又表現出她在深宮高處不勝寒的辛苦。

元春的命運關乎賈府興衰,秦可卿之死標誌著賈府末世來臨,元春晉封貴妃則令賈府重現生機,她也是四大家族最大的支柱。高鶚續書的後四十回她與王子騰先後暴卒,賈府失去了靠山,很快就獲罪抄家。

2、襲人

襲人,中國古典**《紅樓夢》中人物,花姓,金陵十二釵又副冊第二位,寶玉房裡四個大丫鬟之首。

襲人原名珍珠(程乙本作“蕊珠”),從小因家貧被父母賣入賈府為婢,原是跟著賈母,起先服侍史湘雲幾年,賈母見喜襲人心地純良,恪盡職守,便命她服侍寶玉。

《紅樓夢》中從第17到第19回中的好詞好句有哪些?

8樓:匿名使用者

說著,進入石洞來,只見佳木蘢蔥,奇花閃灼,一帶清流,從花木深處曲折瀉於石隙之下.再

進數步,漸向北邊,平坦寬豁,兩邊飛樓插空,雕н繡檻,皆隱於山?樹杪之間.俯而視之,則清

溪瀉雪,石磴穿雲,白石為欄,環抱池沿,石橋三港,獸面銜吐,橋上有亭。----摘自《紅樓夢》第17回

於是大家進入,只見入門便是曲折遊廊,階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 小小兩三間房舍,一明兩暗,裡面都是合著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從裡間房內又得一小門,出去 則是後院,有大株梨花兼著芭蕉.又有兩間小小退步.

後院牆下忽開一隙,得泉一派,開溝僅尺 許,灌入牆內,繞階緣屋至前院,盤旋竹下而出。----摘自《紅樓夢》第17回

寶鼎茶閒煙尚綠,幽窗棋罷指猶涼。賈政搖頭說道:"也未見長."說畢,引眾人出來.方欲走

時,忽又想起一事來,因問賈珍道:"這些院落房宇並几案桌椅都算有了,還有那些帳幔簾子並

陳設玩器古董,可也都是一處一處合式配就的?"賈珍回道:"那陳設的東西早已添了許多,自然

臨期合式陳設。帳幔簾子,昨日聽見璉兄弟說,還不全.那原是一起工程之時就畫了各處的圖樣, 量準尺寸,就打發人辦去的,想必昨日得了一半。

"賈政聽了,便知此事不是賈珍的首尾,便命人 去喚賈璉。----摘自《紅樓夢》第17回

妝蟒繡堆,刻絲彈墨並各色綢綾大小幔子一百二十 架,昨日得了八十架,下欠四十架.簾子二百掛,昨日俱得了。外有猩猩氈簾二百掛,金絲藤紅漆 竹簾二百掛,黑漆竹簾二百掛,五彩線絡盤花簾二百掛,每樣得了一半,也不過秋天都全了椅搭,桌圍,床裙,桌套,每分一千二百件,也有了。

----摘自《紅樓夢》第17回

說畢,在前導引,大家攀藤撫樹過去。只見水上落花愈多,其水愈清,溶溶蕩蕩,曲折縈迂.池邊

兩行垂柳,雜著桃杏,遮天蔽日,真無一些塵土.忽見柳陰中又露出一個折帶朱欄板橋來,度過

橋去,諸路可通,便見一所清涼瓦舍,一色水磨磚牆,清瓦花堵.那大主山所分之脈,皆穿牆而過。----摘自《紅樓夢》第17回

王夫人等日日忙亂,直到十月將盡,幸皆全備:各處監管都交清賬目,各處古董文玩, 皆已陳設齊備,採辦鳥雀的,自仙鶴,孔雀以及鹿,兔,雞,鵝等類,悉已買全,交於園中各處像景飼養;賈薔那邊也演出二十出雜戲來, 小尼姑,道姑也都學會了念幾卷經咒。 賈政方略心意寬暢,又請賈母等進園,色色斟酌,點綴妥當,再無一些遺漏不當之處了.。

於是賈政方擇日題本.本上之日,奉硃批准奏:次年正月十五上元之日,恩准賈妃省親。

賈府領了此恩旨,益發晝夜不閒,年也不曾好生過的。----摘自《紅樓夢》第18回

也有叫作什麼綸組紫絳的,還有石帆,水鬆,扶留等樣,又有叫什麼綠 荑的,還有什麼丹椒,蘼蕪,風連.如今年深歲改,人不能識,故皆象形奪名,漸漸的喚差了,也是有的。"未及說完,賈政喝道:

"誰問你來!"唬的寶玉倒退,不敢再說。----摘自《紅樓夢》第18回

賈政因見兩邊俱是超手遊廊,便順著遊廊步入。只見上面五間清廈連著捲棚,四面出廊,綠

窗油壁,更比前幾處清雅不同。賈政嘆道:"此軒中煮茶操琴,亦不必再焚名香矣.此造已出意外, 諸公必有佳作新題以顏其額,方不負此."----摘自《紅樓夢》第18回

且說賈妃在轎內看此園內外如此豪華,因默默嘆息奢華過費。忽又見執拂太監跪請登舟,賈妃乃下輿。只見清流一帶,勢如游龍,兩邊石欄上,皆系水晶玻璃各色風燈, 點的如銀花雪浪, 上面柳杏諸樹雖無花葉,然皆用通草綢綾紙絹依勢作成,粘於枝上的,每一株懸燈數盞,更兼池中荷荇鳧鷺之屬,亦皆系螺蚌羽毛之類作就的。

諸燈上下爭輝,真系玻璃世界,珠寶乾坤。船上亦系各種精緻盆景諸燈。----摘自《紅樓夢》第18回

況賈政世代詩書,來往諸客屏侍座陪者,悉皆才技之流,豈無一名手題撰,竟用小兒一戲之辭苟且搪塞?真似暴發新榮之家,濫使銀錢,一味抹油塗朱,畢則大書"前門綠柳垂金鎖,後戶青山列錦屏"之類,則以為大雅可觀,豈《石頭記》中通部所表之寧榮賈府所為哉! 據此論之,竟大相矛盾了.

諸公不知,待蠢物將原委說明,大家方知。----摘自《紅樓夢》第18回

彼時黛玉自在床上歇午,丫鬟們皆出去自便,滿屋內靜悄悄的。寶玉揭起繡線軟簾, 進入裡間,只見黛玉睡在那裡。忙走上來推他道:

“好妹妹,才吃了飯,又睡覺。”將黛玉喚醒。黛玉見是寶玉,因說道:

“你且出去逛逛。我前兒鬧了一夜,今兒還沒有歇過來,渾身痠疼。”寶玉道:

“痠疼事小,睡出來的病大。我替你解悶兒,混過困去就好了。”黛玉只合著眼, 說道:

“我不困,只略歇歇兒,你且別處去鬧會子再來。”寶玉推他道:“我往那去呢?

見了別人就怪膩的。”----摘自《紅樓夢》第19回

寶玉見一個人沒有,因想“這裡素日有個小書房,內曾掛著一軸美人,極畫的得神。今日這般熱鬧,想那裡自然無人,那美人也自然是寂寞的,須得我去望慰他一回。”想著,便往書房裡來。

剛到窗前,聞得房內有呻吟之韻。寶玉倒唬了一跳:敢是美人活了不成?

乃乍著膽子,舔破窗紙,向內一看----那軸美人卻不曾活,卻是茗煙按著一個女孩子,也幹那警幻所訓之事。寶玉禁不住大叫:“了不得!

”一腳踹進門去,將那兩個唬開了,抖衣而顫。----摘自《紅樓夢》第19回

寶玉見繁華熱鬧到如此不堪的田地,只略坐了一坐,便走開各處閒耍。先是進內去和尤氏和丫鬟姬妾說笑了一回,便出二門來。尤氏等仍料他出來看戲,遂也不曾照管。

賈珍,賈璉,薛蟠等只顧猜枚行令,百般作樂,也不理論,縱一時不見他在座,只道在裡邊去了,故也不問。至於跟寶玉的小廝們,那年紀大些的,知寶玉這一來了,必是晚間才散,因此偷空也有去會賭的,也有往親友家去吃年茶的,更有或嫖或飲的,都私散了,待晚間再來,那小些的,都鑽進戲房裡瞧熱鬧去了。----摘自《紅樓夢》第19回

誰想賈珍這邊唱的是《丁郎認父》,《黃伯央大擺陰魂陣》,更有《孫行者大鬧天宮》,《姜子牙斬將封神》等類的戲文,倏爾神鬼亂出,忽又妖魔畢露,甚至於揚幡過會,號佛行香,鑼鼓喊叫之聲遠聞巷外。滿街之人個個都贊:“好熱鬧戲,別人家斷不能有的。

”----摘自《紅樓夢》第19回

他母兄見他這般堅執,自然必不出來的了。況且原是賣倒的死契,明仗著賈宅是慈善寬厚之家,不過求一求,只怕身價銀一併賞了這是有的事呢。二則,賈府中從不曾作踐下人,只有恩多威少的。

且凡老少房中所有親侍的女孩子們,更比待家下眾人不同,平常寒薄人家的小姐,也不能那樣尊重的。因此,他母子兩個也就死心不贖了。次後忽然寶玉去了,他二人又是那般景況,他母子二人心下更明白了,越發石頭落了地,而且是意外之想,彼此放心,再無贖唸了。

----摘自《紅樓夢》第19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