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路遠》中作者認為人生最可怕的是什麼“索性就讓荊棘變成杜鵑”意在說明什麼

2021-10-13 11:32:18 字數 5411 閱讀 5477

1樓:匿名使用者

作者認為人生最可怕的是甘於平庸,索性就讓荊棘變成杜鵑”意在說明通過奮鬥,把充滿荊棘的人生活得像杜鵑花盛開那樣燦爛。

作品原文

呼喊是爆發的沉默

沉默是無聲的召喚

不論激越

還是寧靜

我祈求只要不是平淡

如果遠方呼喊我

我就走向遠方

如果大山召喚我

我就走向大山

雙腳磨破

乾脆再讓夕陽塗抹小路

雙手劃爛

索性就讓荊棘變成杜鵑

沒有比腳更長的路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

《山高路遠》堪稱汪國真詩歌的代表作。這首詩抒發了一種進取、執著、樂觀、自信的情感,表現了當代青年搏擊、奮進、昂揚、向上的精神風貌,和那些無病呻吟式的靡靡之音,還有那些空洞乏味的豪言壯語式的詩作劃清了界限。

大海的暫時寧靜是為了蓄積爆發的能量,荷塘秋冬的凋零是為了來年明媚的花香,人生,從來就沒有停止過追求。

這是真正的青春追求,這是真正的人生追求,作者告訴我們,真正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要用自己的心血去體驗一切;這是強者人生的宣言:走向遠方,走向大山,讓自己奮鬥的鮮血塗抹人生之路。這是勇敢者的時代強音:

走向遠方,走向大山,讓自己追求的腳步踏平人生崎嶇。

擴充套件資料

創作特色

汪國真的詩歌,在主題上積極向上、昂揚而又超脫。作品的一個特徵經常是提出問題,而這問題是每一個人生活中常常會遇到的,其著眼點是生活的導向實踐,並從中略加深化,拿出一些人所共知的哲理。

人物評價

汪國真詩歌的盛行,是20世紀90年代給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文化現象之一。(北方網評)

汪國真的詩歌自1990年至今一直備受青年讀者青睞,20年來,汪國真的詩集一直暢銷不衰,盜版不斷,並形成獨特的“汪國真現象”,可謂中國詩歌界乃至中國出版界的一個文化奇蹟。(中國作家網評)

2樓:陳藝藝的春天

作者給我們上了青春追求的不平常的富有哲理的一課,“呼喊”與“沉默”對立統一,它們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實質卻是統一的“只要不是平淡”。在寧靜中蓄積,在呼喊中爆發,是如此完美地結合在一起。

於是,“我”的心再不能平靜, “我”喜歡一種積極進取的生活,“我”喜歡在追求中創造自己的新生;於是,“我”不會在乎前路的坎坷,山的陡峭,荊棘密佈,聽從大山的召喚,即使“雙腳磨破”“雙手劃爛”,也是在所不惜,樂觀向上。

於是,那險峻陡峭的山路,就變成了“夕陽塗抹”的“小路”;那荊棘密佈的灌木叢,也就成了杜鵑啼鳴的婉轉。 這是真正的青春追求,這是真正的人生追求。

作者告訴我們,真正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要用自己的心血去體驗一切,這是強者人生的宣言,走向遠方,走向大山,讓自己奮鬥的鮮血塗抹人生之路。這是勇敢者的時代強音,走向遠方,走向大山,讓自己追求的腳步踏平人生崎嶇。

詩歌的結尾畫龍點睛,人生之路再長,追求者的腳步都能將它丈量,困難之山再高,奮進者的雙腳都能將它攀登。這是何等豪邁的宣言,這是何等昂揚的鬥志,“萬水千山只等閒”,“烏礞磅礴走泥丸”,人生只要有執著的追求,還有什麼不能克服的呢。

這是一首寓意深刻,哲理深透的詩歌。給我們的啟迪是深遠的,它激勵著人們奮發有為,不甘於平庸,不甘於永遠的沉寂人生,就應該這樣去追求。

3樓:匿名使用者

人生之路再長,追求者的腳步都能將它丈量;困難之山再高,奮進者的雙腳都能將它攀登。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所有的事情,都是事在人為,不是憑空等待就會有回報和成功。

我們的人生,在於前進和追求,將生活的平淡轉為激越。

呼喊是爆發的沉默

沉默是無聲的召喚

不論激越

還是寧靜

我祈求只要不是平淡

如果遠方呼喊我

我就走向遠方

如果大山召喚我

我就走向大山

雙腳磨破

乾脆再讓夕陽塗抹小路

雙手劃爛

索性就讓荊棘變成杜鵑

沒有比腳更長的路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

賞析汪國真的詩寫得清純、灑脫、優雅,且帶哲理意味和思辨色彩。這在一股朦朧詩風給文壇帶來滯鈍和衰微的氣候下,不啻是吹進了一股清新的風。

這首詩抒發了一種進取、執著、樂觀、自信的情感,表現了當代青年搏擊、奮進、昂揚、向上的精神風貌,它給人以健康向上的精神引導。在抒情方式上,它不像“朦朧詩”靠含義艱澀的詞句,甚至誇張變形的意象寄託情感,而主要是靠形象的議論抒發感情。議論在這裡是抒情的主要手段,但它不同於那些乾巴巴的說教。

它將抽象的思考化作新穎而美好的形象,在形象的議論中暗示情感。作者將痛苦甚至苦難化作美好的形象——燦爛的夕陽和美麗的杜鵑,如此表達出蔑視苦難,以樂觀戰勝苦難的態度。

在寫法上,它用淺顯平易的語言使詩作明白易懂,易於被廣大讀者所接受。本詩的主旨全都凝聚在最後兩句,“沒有比腳更長的路/沒有比人更高的山”。山高,路遠,但人都可以達到,詩人十分形象、含蓄地揭示了人的主觀能動作用。

它其實也是在強調一種精神,一種樂觀、進取、執著、自信的生活態度。詩歌語言凝練精警,富有哲理意味——詩不在通篇華麗光彩,要的就是這樣的精警,這種精警的句子不在多,一首詩有一處這樣的句子也就足夠了。

汪國真 山高路遠 5

4樓:吳二

這首詩抒發了一種進取執著樂觀自信的情感,表現了當代青年搏擊奮進昂揚向上的精神風,它給人以健康向上的精神引導。

擴充套件資料:呼喊是爆發的沉默

沉默是無聲的召喚

不論激越

還是寧靜

我祈求只要不是平淡

如果遠方呼喊我

我就走向遠方

如果大山召喚我

我就走向大山

雙腳磨破

乾脆再讓夕陽塗抹小路

雙手劃爛

索性就讓荊棘變成杜鵑

沒有比腳更長的路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

《山高路遠》,可以說是汪國真的代表作之一,這首詩給我們上了青春追求的富有哲理的一課,“呼喊”與“沉默”對立統一:它們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實質卻是統一的——“只要不是平淡”。在寧靜中蓄積,在呼喊中爆發,是如此完美地結合在一起。

於是,“我”的心再不能平靜, “我”喜歡一種積極進取的生活,“我”喜歡在追求中創造自己的人生;於是,“我”不會在乎前路的坎坷,山的陡峭,荊棘密佈,聽從大山的召喚,即使“雙腳磨破”“雙手劃爛”,也是在所不惜,樂觀向上。於是,那險峻陡峭的山路,就變成了“夕陽塗抹”的“小路”;那荊棘密佈的灌木叢,也就成了杜鵑啼鳴的婉轉。《山高路遠》所抒發的是真正的青春追求,是真正的人生追求,作者告訴我們,真正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要用自己的心血去體驗一切;這是強者人生的宣言:

走向遠方,走向大山,讓自己奮鬥的鮮血塗抹人生之路,讓自己追求的腳步踏平人生崎嶇。詩歌的結尾畫龍點睛:人生之路再長,追求者的腳步都能將它丈量;困難之山再高,奮進者的雙腳都能將它攀登。

這是何等豪邁的宣言,這是何等昂揚的鬥志,“萬水千山只等閒”,“烏礞磅礴走泥丸”,人生,只要有執著的追求,還有什麼不能克服的呢?

5樓:cy辭言

汪國真《山高路遠》中“乾脆“和“索性“二詞表現了詩人執著自信而超然,灑脫的人生態度,既要勇敢前行,又不為小問題小事情所牽扯。

擴充套件內容:

汪國真《山高路遠》抒發了一種進取執著樂觀自信的情感,表現了當代青年搏擊奮進昂揚向上的精神風,它給人以健康向上的精神引導。

賞析《山高路遠》,可以說是汪國真的代表作之一,這首詩給我們上了青春追求的富有哲理的一課,“呼喊”與“沉默”對立統一:它們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實質卻是統一的——“只要不是平淡”。

在寧靜中蓄積,在呼喊中爆發,是如此完美地結合在一起。於是,“我”的心再不能平靜, “我”喜歡一種積極進取的生活,“我”喜歡在追求中創造自己的人生;於是,“我”不會在乎前路的坎坷,山的陡峭,荊棘密佈,聽從大山的召喚,即使“雙腳磨破”“雙手劃爛”,也是在所不惜,樂觀向上。於是,那險峻陡峭的山路,就變成了“夕陽塗抹”的“小路”;那荊棘密佈的灌木叢,也就成了杜鵑啼鳴的婉轉。

《山高路遠》所抒發的是真正的青春追求,是真正的人生追求,作者告訴我們,真正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要用自己的心血去體驗一切;這是強者人生的宣言:走向遠方,走向大山,讓自己奮鬥的鮮血塗抹人生之路,讓自己追求的腳步踏平人生崎嶇。

詩歌的結尾畫龍點睛:人生之路再長,追求者的腳步都能將它丈量;困難之山再高,奮進者的雙腳都能將它攀登。這是何等豪邁的宣言,這是何等昂揚的鬥志,“萬水千山只等閒”,“烏礞磅礴走泥丸”,人生,只要有執著的追求,還有什麼不能克服的呢?

6樓:楊子電影

作者告訴我們,真正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要用自己的心血去體驗一切;這是強者人生的宣言:走向遠方,走向大山,讓自己奮鬥的鮮血塗抹人生之路。這是勇敢者的 時代強音:

走向遠方,走向大山,讓自己追求的腳步踏平人生崎嶇。

呼喊是爆發的沉默

沉默是無聲的召喚

不論激越

還是寧靜

我祈求只要不是平淡

如果遠方呼喊我

我就走向遠方

如果大山召喚我

我就走向大山

雙腳磨破

乾脆再讓夕陽塗抹小路

雙手劃爛

索性就讓荊棘變成杜鵑

沒有比腳更長的路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

汪國真,1956年生於北京。80年代初開始發表詩作,已陸續出版詩集《年輕的潮》、《年輕的思緒》、《年輕的風》、《與汪國真對白》、《汪國真抒情詩自選集》,以及自傳《汪國真獨白》等。汪國真的詩以廣大青年為讀者群,掀起了一股不大不小的“汪國真熱”,人稱“汪國真現象”。

7樓:叫那個不知道

聯絡上寫文,文中的“乾脆”、“索性”表現了作者要衝破重重險阻,走向遠方的決心。無論前路怎樣,必將勇往直前。

擴充套件資料

《山高路遠》全文如下:

山高路遠

呼喊是爆發的沉默

沉默是無聲的召喚

不論激越

不是寧靜

我祈求只要不是平淡

如果遠方呼喊我

我就走向遠方

如果大山召喚我

我就走向大山

雙腳磨破

乾脆再讓夕陽塗抹小路

雙手劃爛

索性就讓荊棘變成杜鵑

沒有比腳更長的路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

《山高路遠》堪稱汪國真詩歌的代表作。

這首詩抒發了一種進取、執著、樂觀、自信的情感,表現了當代青年搏擊、奮進、昂揚、向上的精神風貌,和那些無病呻吟式的靡靡之音,還有那些空洞乏味的豪言壯語式的詩作劃清了界限。

它給人以鼓舞,給人以健康向上的精神引導,因而博得廣大青年的喜愛。

在抒情方式上,它不像“朦朧詩”靠含義艱澀的詞句,甚至誇張變形的意象寄託情感,而主要是靠形象的議論抒發感情。

議論在這裡是抒情的主要手段,但它不同於那些乾巴巴的說教。

它將抽象的思考化作新穎而美好的形象,在形象的議論中暗示情感。

比如“雙腳磨破/乾脆再讓夕陽塗抹小路/雙手劃爛/索性就讓荊棘變成杜鵑,這是寫奮鬥過程中遇到的磨難和曲折。

雙腳磨破,血灑小路;雙手劃爛,血染荊棘,這是奮鬥者的寫照。

但作者將痛苦甚至苦難化作美好的形象;燦爛的夕陽和美麗的杜鵑,如此表達出蔑視苦難,以樂觀戰勝苦難的態度。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