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鄭智化的 水手 歌詞全部,誰知道鄭智化的《水手》歌詞,和寫這首歌的原由。

2021-11-04 03:23:41 字數 6768 閱讀 4519

1樓:匿名使用者

水 手演唱:鄭智化苦澀的沙 吹痛臉龐的感覺像父親的責罵 母親的哭泣 永遠難忘記

年少的我 喜歡一個人在海邊

捲起褲管光著腳丫踩在沙灘上總是幻想海洋的盡頭有另一個世界總是以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兒

總是一副弱不禁風孬種的樣子

在受人欺負的時候總是聽見水手說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長大以後 為了理想而努力漸漸的忽略了 父親母親和 故鄉的訊息

如今的我 生活就像在演戲

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戴著偽善的面具總是拿著微不足道的成就來騙自己總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陣的空虛

總是靠一點酒精的麻醉才能夠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間彷彿又聽見水手說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尋尋覓覓尋不到 活著的證據都市的柏油路太硬 踩不出足跡

驕傲無知的現代人 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過的海洋和天地只有遠離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在帶著鹹味的空氣中 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傳來汽笛聲和水手的笑語

永遠在內心的最深處聽見水手說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end---

2樓:匿名使用者

在手機上用easou找就可以了

誰知道鄭智化的《水手》歌詞,和寫這首歌的原由。

3樓:匿名使用者

苦澀的沙 吹痛臉龐的感覺

像父親的責罵 母親的哭泣

永遠難忘記

年少的我 喜歡一個人在海邊

捲起褲管光著腳丫踩在沙灘上

總是幻想海洋的盡頭有另一個世界

總是以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兒

總是一副弱不禁風孬種的樣子

在受人欺負的時候總是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長大以後 為了理想而努力

漸漸的忽略了 父親母親和

故鄉的訊息

如今的我 生活就像在演戲

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戴著偽善的面具

總是拿著微不足道的成就來騙自己

總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陣的空虛

總是靠一點酒精的麻醉才能夠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間彷彿又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music)

尋尋覓覓尋不到 活著的證據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 踩不出足跡

驕傲無知的現代人 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過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遠離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帶著鹹味的空氣中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傳來汽笛聲和水手的笑語

永遠在內心的最深處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至於為什麼 那我想問你 每一個歌手做歌曲都需要理由麼? 那周杰論 需要多少個理由呀

4樓:張大馬謝小猴

以前在磁帶裡聽過,他說是在浴缸裡洗澡的時候,看到浴缸裡的水,想到人在大海里十分渺小,後來就創作了這首《水手》,真的很厲害,據說他不會五線譜,都是自己哼出去子錄下來在填詞

鄭智化水手歌詞

5樓:我愛家鄉的美食

苦澀的沙吹痛臉龐的感覺

像父親的責罵母親的哭泣

永遠難忘記

年少的我喜歡一個人在海邊

捲起褲管光著腳丫踩在沙灘上

總是幻想海洋的盡頭有另一個世界

總是以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兒

總是一副弱不禁風孬種的

6樓:繁星有

總是一副弱不禁風孬種的樣子

在受人欺負的時候總是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長大以後 為了理想而努力

7樓:荀澄旗璣

歌曲:水手

歌手:鄭智化

lrc歌詞

hot•搜尋

鄭智化的《水手》的全部歌詞

8樓:命運doing無雙

苦澀的沙 吹痛臉龐的感覺

像父親的責罵 母親的哭泣

永遠難忘記 年少的我

喜歡一個人在海邊

捲起褲管光著腳丫踩在沙灘上

總是幻想海洋的盡頭有另一個世界

總是以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兒

總是一副弱不禁風孬種的樣子

在受人欺負的時候總是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長大以後 為了理想而努力

漸漸的忽略了 父親母親和故鄉的訊息

如今的我

生活就像在演戲 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戴著偽善的面具

總是拿著微不足道的成就來騙自己

總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陣的空虛

總是靠一點酒精的麻醉才能夠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間彷彿又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尋尋覓覓尋不到

活著的證據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

踩不出足跡 驕傲無知的現代人

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過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遠離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帶著鹹味的空氣中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傳來汽笛聲和水手的笑語

永遠在內心的最深處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水手》由鄭智化作詞、作曲,這首歌曲是鄭智化在浴缸裡寫成的。鄭智化喜歡泡澡,泡澡時候鄭智化就有很多幻想。鄭智化想象自己在坐船,然後看到沒有波浪的海他覺得很可怕,感覺它隱藏著一個巨大的力量。

之後鄭智化想象自己在船上看到很多的水手,水手的頑強生命力讓鄭智化很感動。鄭智化在浴缸裡一邊泡澡,一邊把腦海中的這些畫面串聯起來,於是就寫成了《水手》這首歌。

《水手》是鄭智化演唱的一首歌曲,由鄭智化作詞、作曲,陳志遠編曲,收錄於鄭智化1992年發行的**《私房歌》中。歌曲旋律使用了日本歌手長渕剛的《goodbye青春》。

9樓:時空使

中文名稱:水手

歌曲原唱:鄭智化

所屬**:私房歌

發行時間:1992年4月1日

編 曲:陳志遠

譜 曲:鄭智化

填 詞:鄭智化

歌 詞:

苦澀的沙 吹痛臉龐的感覺

像父親的責罵母親的哭泣 永遠難忘記

年少的我 喜歡一個人在海邊

捲起褲管 光著腳丫 踩在沙灘上

總是幻想 海洋的盡頭 有另一個世界

總是以為 勇敢的水手 是真正的男兒

總是一副弱不禁風 孬種的樣子

在受人欺負的時候 總是聽見水手說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問 為什麼

長大以後 為了理想而努力

漸漸的忽略了父親母親 和故鄉的訊息

如今的我 生活就像在演戲

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戴著偽善的面具

總是拿著微不足道的成就 來騙自己

總是莫名其妙 感到一陣的空虛

總是靠一點酒精的麻醉 才能夠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間彷彿 又聽見水手說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問 為什麼

啦……啦……啦……啦……

尋尋覓覓 尋不到活著的證據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 踩不出足跡

驕傲無知的現代人 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 被文明糟踏過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遠離人群 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帶著鹹味的空氣中 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傳來汽笛聲 和水手的笑語

永遠在內心的最深處 聽見水手說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問 為什麼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問 為什麼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問 為什麼

10樓:star修羅審判

水手編:ansen

苦澀的沙 吹痛臉龐的感覺

像父親的責罵母親的哭泣

永遠難忘記

年少的我 喜歡一個人在海邊

捲起褲管光著腳丫踩在沙灘上

總是幻想海洋的盡頭有另一個世界

總是以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兒

總是一副弱不禁風孬種的樣子

在受人欺負的時候總是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長大以後 為了理想而努力

漸漸的忽略了 父親母親和

故鄉的訊息

如今的我 生活就像在演戲

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戴著偽善的面具

總是拿著微不足道的成就來騙自己

總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陣的空虛

總是靠一點酒精的麻醉才能夠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間彷彿又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music)

尋尋覓覓尋不到 活著的證據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 踩不出足跡

驕傲無知的現代人 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過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遠離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帶著鹹味的空氣中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傳來汽笛聲和水手的笑語

永遠在內心的最深處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拓展資料:《水手》由鄭智化作詞、作曲,這首歌曲是鄭智化在浴缸裡寫成的。鄭智化喜歡泡澡,泡澡時候鄭智化就有很多幻想。

鄭智化想象自己在坐船,然後看到沒有波浪的海他覺得很可怕,感覺它隱藏著一個巨大的力量。之後鄭智化想象自己在船上看到很多的水手,水手的頑強生命力讓鄭智化很感動。鄭智化在浴缸裡一邊泡澡,一邊把腦海中的這些畫面串聯起來,於是就寫成了《水手》這首歌。

11樓:匿名使用者

《水手》

歌手:鄭智化

苦澀的沙吹痛臉龐的感覺 像父親的責罵母親的哭泣 永遠難忘記年少的我喜歡一個人在海邊 捲起褲管光著腳丫踩在沙灘上總是幻想海洋的盡頭有另一個世界 總是以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兒總是一副弱不禁風孬種的樣子

在受人欺負的時候總是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為什麼長大以後為了理想而努力 漸漸的忽略了父親母親和故鄉的訊息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戲 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戴著偽善的面具總是拿著微不足道的成就來騙自己

總是莫名其妙到一陣的空虛

總是靠一點酒精的麻醉才能夠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間彷彿又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為什麼尋尋覓覓尋不到活著的證據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跡驕傲無知的現代人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過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遠離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在帶著鹹味的空氣中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傳來汽笛聲和水手的笑語永遠在內心的最深處聽見水手說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為什麼拓展資料鄭智化(1961年11月14日-)臺灣歌手,臺北人,於2歲時患上小兒麻痺症而不良於行。出道前曾經服務於廣告界6年半的時間,到1989年才離開業界。代表作《單身逃亡》、《水手》、《星星點燈》、《大國民》,因其中包含的勵志精神,在1990年代初廣受歡迎。

1999年1月結婚後,淡出**圈,投身it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