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誰知道宇宙到底有沒有邊際宇宙的外邊又是什麼

2021-03-05 12:18:42 字數 6526 閱讀 9145

1樓:清風客

根據愛因斯坦相對論理論,宇宙是有邊但卻無限的。愛因斯坦舉了個例子:比如說地球,它當然是有界的,但又是無限的,因為你無論如何也走不到盡頭!

既然是這樣,當然不存在宇宙外是什麼的問題了。

2樓:匿名使用者

宇宙在空間上不是無限的,並且是沒有邊界的。引力是如此之強,以至於空間被折彎而又繞回到自身,使之相當像地球的表面。如果一個人在地球的表面上沿著一定的方向不停地旅行,他將永遠不會遇到一個不可超越的障礙或從邊緣掉下去,而是最終走到他出發的那一點。

第一類弗利德曼模型中的空間正與此非常相像,只不過地球表面是二維的,而它是三維的罷了。第四維時間的範圍也是有限的,然而它像一根有兩個端點或邊界即開端和終端的線。

參見:http://****phil.pku.edu.**/personal/wugsh/sources/time/sjjs06.htm

3樓:匿名使用者

宇宙的無限性

現在,再認識其他的,請聽清楚些;

至於我自己,我深知它是如何晦暗,

但是那對於榮譽的巨大期望,

已用尖銳的酒神杖戳穿了我的心,

同時還向我胸中灌進了詩神甜蜜的愛,

現在,為這種愛這種希望所鼓勵。

帶著壯健的心靈,我漫遊於

派依里亞的遙遠的仙境,

那裡從來人跡不至;我樂於

來到那裡的**泉邊吸飲清泉,

我樂於採摘這個地方的新的花朵,

為我自己編織一個光榮的王冠,——

文藝女神從來還未曾從這個地方

採摘花朵編成花環加在一個凡人頭上:

第一因為我所教導的是極重要的東西,

並且是急切地去從人的心靈解開

那束縛著它的可怕的宗教的鎖鏈;

其次因為關於這樣晦澀的主題,

我卻唱出瞭如此明徹的歌聲,

把一切全都染以詩神的魁力,——

這,應該說並不是沒有理由的:

而是正如醫生企圖把討厭的苦艾

拿給小孩子去吃的時候,

就先在杯口四周塗滿了

甜汁和黃色的蜜糖,

使年輕而無思慮的孩童的嘴受了騙,

同時就吞下苦艾的苦汁,這樣

孩子雖然被逗弄,卻不是全然受欺害,

反而因此恢復健康並重新長得強壯;

由於我的論說對從來未嘗過它的人

看來一般地是有些太苦嚴,

大家總是厭惡地避開它,

所以現在我也願望用歌聲

來把我的哲學向你闡述,

用女神柔和的語聲,

正好象是把它塗上詩的蜜汁,——

如果用這個方法我幸而能夠

把你的心神留住在我的詩句上,

直至你看透了萬有事物的本性,

以及那交織成的結構是怎麼樣。

但既然我已經教導說[無限性的問題]

那些最堅實的物體到處飛動,

歷億萬年而永不被征服,

現在再讓我來向你揭露

這些物體的總和是否有一個極限,

同樣也讓我們來考察

我們所發現的那個廣大的虛空,

那任何事物皆存在其中的場所或空間,

它的整體是否是有限的,

抑或它是向各方面無限地,

毫無止境,深不可測。

因此,實有的宇宙在它前進的路上[(1)宇宙是無限的;]

沒有一個方向是被限制住的,[1.因為它沒有限界點;]

因為如果是有限,那就得有末端,

但任何東西顯然永不能有末端,

除非更遠點還有一些別的什麼,

在那裡來限制這個東西,——

以致可以看見有一個地方,

超過它我們的感覺就毫無所見。

但現在既然我們必須承認

整個宇宙之外再沒有別物存在,

所以它沒有什麼外邊,

因此它也就沒有終點。

不管你把自己放在哪個地方,

在宇宙的任何地區,都沒有關係,

一個人不論站在任何地方,

在他周圍總會有那無限的宇宙

向各方面伸展;或者暫時

假定全部空間是有限的,

如果有人旅行到最遠的地方[2.飛矛的實驗;]

跑到天的盡頭,向前投射一支飛矛,

你是寧願認為這被用力投**的飛予

向它被投去的目的地遠遠飛去,

還是寧願那裡有一物能把它阻住?

因為或這或那你總得承認其中之一。

但不論你選擇其一或其他,

它對於你都關閉了逃避之門,

而迫使你必得承認

宇宙向各方伸展,絕無止境。

因為不論你認為有一些東西能阻止它,

使它不能達到它被投住的地方,

使它不能射中目標;

抑或認為它繼續向前飛去,

無論哪一種說法,

矛都不是從終點出發。

我將這樣繼續追問下去,

不論你在什麼地方定下終極的岸,

我都將詢問“你的飛矛又如何?”

結果將是沒有什麼地方能是世界的終點,

向前續飛的機會永遠能把飛行延長。

此外,如果宇宙的全部空間[(2)空間是無限的:否則物質就會沉積在底部]

是被限定在一定的邊際之間

是四面八方都有著界限,

那麼,世界的全部物質

就會由於堅實的重量

而從各方面匯合而流向

世界的底部,沉澱,沉澱,

也就沒有什麼能在天宇之下發生,

根本也就不會有一個天或太陽——

真的,全部的物質會堆集在一起,

由於經過無限的時間而沉積下來。

但是,事實上任何一種原素

都沒有獲得靜息的機會,

因為並沒有一個底部

可以讓它們匯流而沉積,

並且成為它們的安靜的居地。

每樣東西都在無終止的運動中,

永遠永遠;從四面八方,甚至

從底下的深淵和遼闊的太空,

被衝撞的物體永遠源源而來。

場所的本性、深淵的空間

就是這樣:即使是閃亮的雷電

在它們的疾馳中也不能完全穿透,

儘管它們奔跑了無窮無數的時間,

也不能由於它們不斷的奔跑,

而使得它們的路程縮短半點:

這麼多的空間為事物向周圍伸展——

每方面都有空間,毫無止境。

最後,就在我們眼前我們能見[宇宙的情形不同於可見的世界,不能有另外的東西限住宇宙]

物限住了物:空氣把山從山隔開,

而山嶺則圍住空氣;陸地結束大海,

海反過來結束陸地;但對於宇宙,

實在沒有什麼東西能在外邊把它圍住。

還有,全部物的總量本身

不能給自己定下一個限度,

這一點,偉大的自然絕不放鬆,

她強迫虛空圍住一切物體,

正如物體圍住所有的虛空,

由這種交替而使整體成為一個無限,

要不然就是其中之一不受另一個的限制,

雖然只是自己單獨地伸去,

也仍然是無限地向四面八方伸延……

[但空間我已教導是無限地伸展;

所以如果物質的總量是有限,

那末海洋、陸地或光亮的天宇,[否則物就不能生存下去]

眾生族類或神靈的神聖之軀,

就都不能夠片刻保持自己的存在:

因為,從它的適當的結合被驅開,

那散開了的物質原料就會

飄浮過無限的虛空遠遠而去;

事實上它們甚至根本上就永遠[或者甚至不能被創造出來]

不會結合而使什麼東西生出來,

因為稀疏錯落,它恆不能被聯結起來。

說真話,事物的始基[我們的世界不是由計劃造成的,而是由原子的偶然運動形成的]

並不是由預謀而安置自己,

不是由於什麼心靈的聰明作為

而各各落在自己的適當的地位上;

它們也不是訂立契約規定各應如何運動;

而是因為有極多始基以許多不同的方式

移動在宇宙中,它們到處被驅迫著,

自遠古以來就遭受接續的衝撞打擊,

這樣,在試過所有各種運動和結合之後,

它們終於達到了那些偉大的排列方式,

這個事物世界就以這些方式建立起來;

而且也正是藉助於這些排列方式,

在悠長的年代裡世界才被儲存,

當它一度被投進了適當的運動之後;

這樣,就使得河流對貪饞的大海

補充以大量的洪水,

而大地為太陽的熱氣所養育,

就重新產生出它的子孫,

強壯的生物的族類就得以生育並壯大,

天空的滑動的火就能維持生命——

這些事情它們會怎麼也做不來,

除非從無限的空間裡面有物質源源而至,

從那裡它們慣於在一定的季節,

對所有損失了的東西加以補充。

因為當生物被剝奪去食物的時候,

就會衰萎而失去它的軀體;

同樣地所有的東西都必定會立刻解體,

當一旦物質不管由於什麼原因

而離開了它的常規以致**不來的時候。[世界是由外面的撞擊而被保持著的]

從外面來的撞擊也不能在四方八面

把已經結成一體的任何世界保持下來;

由於頻繁不斷的撞擊,

它們當然能夠維持它的一部分,

直到別的到達來補充總量;

但同時它們也常常被迫向後跳開,

而當它們跳開的時候,

就對那些足以構成世界的原素

供給空間和時間來讓他們逃跑,

容許它們離開那巨大的結合體自由遠去。

由此,一而再地足以證明:

必定要有許多的**源源而來;

而且為了撞擊本身永遠不停止,

四面八方也必須永遠

要有無限的物質力量。

在這些問題中,我的明米佑,[斯多葛派的錯誤理論;世界是由向心力所維繫著的]

絕不要相信那種著名的說法:

說什麼一切的東西都向中心進迫,

而正是因此世界才堅固不易,

永遠不必有外來撞擊來支援;

說它的上下各部也不能向任何方向散開,

因為所有的東西從來都永遠向中心迫進;

(如果你準備相信有任何東西

自己能停息在自己上面的話;)

或者說什麼大地下面那些有重量的東西[這理論的荒謬]

全部向上迫進並且終於停止在大地上,

以頭腳倒置的方式,正好象此刻

我們所看見的那些水裡的倒影一樣,——

同樣地,他們說,一切生物

都是頭腳倒置地行走著,

但卻不會從大地掉進下面的天空,

正猶如我們這些身體並不

自動地向頭上的天穹飛去;

說什麼我們看見夜晚的星空,

當那些生物看見太陽的時候;

以及什麼他們和我們之間

輪流地分有天的各個時辰,

他們所過的夜等於我們的白天,——

空洞的(錯誤)把這些(幻想給予)愚人,

(由歪曲的推理)他們相信了這些東西。

因為中心不能夠有,(既然世界是)無限;

但就算有一箇中心,任何東西

也不會因此在那裡得到一個固定位置,

而不會因為別的原因(而從那裡被逐開) 。

因為一切我們稱為(虛空)的場所和空間,

不論是中心也好,不是中心也好,

(必定)都同樣地對有重量的東西讓路,

——在它們運動所指向的任何地方。

也不會有一個什麼地點,

當物體到達了那裡之後

就失去了它的重量的力,

而能夠在那裡停留在虛空中;

虛空也不能支撐任何東西,——

忠實於它的本性的傾向,

它倒是應該不斷地讓路。

可見物根本不能這樣被維繫在一塊,

好象被中心的渴望所強迫一樣。

但是,此外鑑於他們以為[這理論的不一貫性;因為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趨向中心]

並非一切物體都向內迫住中心,

而只是那些土的或水的物體,

海水和從山嶺傾瀉下來的大量洪濤,

以及任何好象包藏在土的軀體裡的東西;

反之,他們說稀薄的氣和熱的火

如何離開中心被帶走,以及如何

整個天空因此就閃爍著繁星,

太陽的火焰也沿著整個藍天得到補養,

(因為從中心逃開的火全部集中在那裡)

如何最高的樹枝將不能長出綠葉,

除非泥土裡一點一點地,

對於每株樹,有養料……

··········

恐怕象那些飛的火焰一樣,

世界的牆壘也會飛逃開去,

突然消解於遼闊的虛空,

而其他的東西也會跟著飛走;

真的,恐怕雷電所在的天穹

也會爆裂而在上空散開;

大地也會從我們足底匆匆退開

而它的整個大塊,

在它自己和天的混合的毀滅中間,

當原初物體正在從它滑散的時候,

會沿不可測量的虛空逝去,

永不復返;在一剎那之間

將沒有什麼殘剩的東西會留下來,

除了那荒涼的空間和不可見的始基。

因為不論你認為在哪一方面

最先沒有原初物體的存在,

哪一方面就將是物的死亡的大門:

大群物質會全部衝過這個大門走散。

這幾點如果你肯想一想,那末,[知識的發展過程]

不消多少麻煩就能被引領著……

············

因為,事情會一件一件變清楚,

瞎眼睛的夜也不會把你的路搶走,

阻礙你投往自然的最遙遠處的眼光。

這樣,事物將為事物燃起新的火炬。